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绝世剑魔 第一百二十章 圣师的询问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7:45

绝世剑魔 第一百二十章 圣师的询问

明玉坛发生了如此大的事,根本无法隐瞒,很快整个明玉坛便都知道了消息,外院弟子,和内院弟子,都惊讶明玉坛竟然有如此的狠人,而且如此的年轻,而对于他究竟犯了什么逆天的大错,其实明玉坛中的人,大多数都心知肚明,不管是白毅平时的性格如何,便是换位思考一下,一个后生小辈,若不是被逼到绝境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。

明玉坛的高层,对待这件事,则另有看法,他们关心的不是江余杀了多少人,犯了多少错。而是江余竟然会凌霄剑破!这事的冲击对各大院主,及那些长老才是最大的。

明玉坛自创派祖师广明真人开始,历代而来,凌霄剑破只传明玉坛宗主,不传外人,百代而来,皆是如此。原本明玉坛之内,会凌霄剑破之人,仅宗主妙华真人一人而已,如今竟又多了一个后生晚辈也会。如何不轰动。

他是如何会的,他和妙华真人又有什么关系,引得明玉坛高层的人的种种猜测。而白毅遭到圣师与醉东篱之辱后,索性前往明玉坛第一峰凌霄峰上,去见闭关数十年的宗主,求她出面,了断此事。可是他还没到凌霄峰内院,便被宗主弟子给挡了回来。只说宗主妙华真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,至于如何处理,不必过问于她。可寻枯灯老人等院主一同决断。而白毅等人质疑的江余如何会凌霄剑破之事,宗主妙华真人也没没有给任何的解释。

宗主不管此事,白毅便依照宗主指示,前往zǐ气峰寻枯灯老人主持公道,可是枯灯老人称病卧床,只道自己无力来管这事,让白毅自行决断就是。

“决断!决断!他妈的我要是能决断还用来找你么?这老狐狸,分明是看事情不好,又玩韬光养晦的那一套。”白毅从枯灯老人处出来时,怒骂道。

“院主,这事我看不如先暂时隐忍,从长计议吧。”麾下的弟子,出声建议道。这一回围杀江余,白龙峰损失巨大,弟子近乎折损了三成以上,真的让白毅咽下这口气,他如何能够?可若真的硬碰硬

,自己又绝非醉东篱和圣师的对手,更何况,那还有一个会凌霄剑破的江余。

“院主,要不咱们再去找宗主问问吧?”他麾下的另外一个弟子如此建议。白毅想了许久,同意了那弟子的建议。他再上凌霄峰,结果这一回,又被挡了回来,宗主妙华真人只道自己闭关修炼,不想再被打扰,便随便的就把他给打发了。

不管那边白毅如何上访无门,且道江余这边。

圣师和醉东篱救回了江余和魅儿,魅儿睡了一觉便醒了过来。从她口中,圣师和醉东篱知道了一切。而直到此时,圣师才决定救江余一命,

江余沉睡了十多天,方才醒了过来,醒来之后,他举得自己身上异常的沉重,似乎被一座山压着一般。他仔细看看四周,很快就发现自己躺在圣师的居所之内。他昏迷之前,已经看到了圣师出现,便知道自己是被圣师给救了,他知道自己得救,那心中一直放不下的魅儿,也必然已经得救了。

江余想试着移动身体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,灵气也完全无法使用。浑身剧痛无比。

“你醒了?”一个人走了进来,正是圣师。她手里拿着江余之前翻译的古籍,一边翻看,一边坐在江余床边的一个椅子上,低头看书,却也不管江余如何。

“我伤的很重么?”江余问道。

“还好。”圣师随意答道,而后道:“你不过就是身上的骨头几乎断光了,筋也断了。我倒是很好奇,你用了什么技法,把自己给折磨成这样。”

听到她描述的症状,江余心说怪不得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了。这么严重,在她口中竟然只是还好。

“喂,问你话呢。”江余此时才发现,圣师正盯着他看。

“是枯残七绝。”所谓讳不忌医,江余清楚对圣师自己不该再有隐瞒,毕竟救自己还是要靠她的。

“枯残七绝,似乎在哪本书里看过,记不太清楚了。你小子也算命硬,受这样的伤,竟然都没有死。”圣师惊讶的是江余身体的强度,当然还有他更惊讶的一点,便是江余身体自我修复的能力。醉东篱将江余带来的来的时候,江余那就是只有一口气的人,她虽然用了一些药,但其实还是凭借江余自我的修复能力,能十天内醒过来,并且醒过来便能说话,这几乎已经是奇迹了。

“你怎么会凌霄剑破这一招的?”圣师低下头去看书,问的很是随意。仿佛这事根本就不怎么重要。

江余闻言,沉吟不语。许久才道:“我是在一个坟墓之中,获得的凌霄剑意的功法口诀。”

“坟墓?”圣师听到这话,眉头一皱,道:“我听说昔年广明真人死的时候,并没有留下什么坟墓啊。”

江余看着圣师,道:“并不是广明真人的坟墓,而是他恋人的坟墓中发现的。”

“凰袖?”圣师闻言后立即说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江余纳闷道。

圣师冷哼一声,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,道:“这有什么,你去内院问问,在内院呆久的女弟子,有哪个不知道她的?”

“啊?”江余愣了,不解其意。圣师道:“传说当年广明真人和凰袖乃是一对神仙眷侣,令人羡慕非常,可惜她身中凌霄剑意的诅咒,没活多久就死了,这故事流传至今,版本都有几十个了。”

江余听到这话,眼睛用力睁了睁,仔细听圣师下面要说什么。便听圣师道:“凌霄剑意虽然世代相传,但却是一门很邪门的功法,传说练它的人,即便可以成就极高的境界,但却很难长命。”

江余没说什么,心中却道,那所谓的诅咒,估计多半是剑灵之前所说的强练凌霄剑意的结果,没经过任何锤炼的身体练习极我剑意或者凌霄剑意,对身体的损害是极大的。

便听圣师继续道:“明玉坛历代的宗主,便没几个长命的。你小子能在古墓之中发现凌霄剑意的功法,是你的幸运,也是你的不幸。”

“宗主……”听到这两个字,江余心中一震,他想到了一种不太可能的可能,便道:“凌霄剑意在明玉坛之中,会的人很多么?”

圣师摇摇头,道:“想会的人倒是不少,我那愚蠢的大哥便是其中之一,可是真正会的,历代只有宗主而已。”

“只有宗主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江余心说自己难道碰到的那个女子,竟然是妙华真人,竟然是明玉坛的宗主。震惊!不解!

但江余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,原因很简单。那个神秘女子虽然看上去修为很高,但明显她的修为还没有白毅高,要知道妙华真人可是玉冰尘、白毅、柳上玄这些内院院主的师父,修为不可能如此的低。

“如果不是宗主,那便只有宗主身边的人了。”江余这般想,心说自己有机会,一定要去凌霄峰上看看,否则如何甘心。他转念又一向,自己现在杀了这么多人,剑灵的妹妹如果还在的话,必然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说不定那神秘女子会再次出现。

“对凌霄剑意,和内院的那些破事,我是没什么兴趣,闲事谈完了,我和你谈谈正事。”圣师说话间,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一边。

江余心说这如果都算闲事,那什么才该算是正事。却听圣师道:“你和魅儿的事,魅儿已经和我说了,你打算怎么对她?”圣师听了魅儿的话,其实心中并不完全相信,他如此问江余,其实便是在诈江余的话。

“啊?”江余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,仔细想想,心说莫非之前自己抱了魅儿的事,魅儿和圣师说了。想到这里,江余道:“我当时也是无奈。”

圣师听江余这般说,便以为他是认了,两个人其实都不清楚,彼此说的事情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“这种事情也有无奈?我看是无耻!”圣师恼怒之下,索性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打在江余腿上,这一下用的力道极大,虽不至于让江余死掉,但江余感觉自己的伤口似乎裂了。大叫一声,差点昏死过去。

圣师此时真想一巴掌把江余打死算了,但是想想自己之前问魅儿的时候,魅儿却什么都没说。

“想来魅儿已是倾心于他,才会偏袒于他。若真的杀了他,魅儿恐怕也只会伤心。”心中虽是又气又恨,圣师最终还是忍住了自己狂暴的念头。恶狠狠的对江余道:“臭小子,你给我听清楚,不许辜负了魅儿,你若敢负了她,我有一百种手段收拾你,我的药可不止能让人变成蛇!”

江余剧痛之下,根本说不出话,心中大叫冤枉,心说这叫什么事儿。自己不过是抱了一下魅儿而已,便要负全责,听圣师的意思,似乎要将魅儿嫁给自己一样。可事情自己毕竟做了,如果因为这样便要自己负责,自己也没别的办法。

圣师又说了几句话,便转身离开了。她离开的时候,江余听到外面似乎有魅儿的声音,但很快就传来圣师的训斥声。很明显,魅儿已经知道自己醒过来了,想来看自己,却被圣师给骂回去了。

圣师走后,江余阖目又休息了一阵子,直到一个声音在心中浮现。

“怎么我不过是休息了一阵子,这身体就毁成这样子?”那声音极为的惊讶,正是江余心中的剑灵。江余之前血战之时,她还在休息,并不知情。如今醒来,看到江余的身体竟然受到如此的重创,震惊不已。

“我用了枯残七绝。”江余说道。

“你用了第三式?怎么可以如此的胡闹。你用第二式便已经足够。”剑灵嗔怪道。

“我用了第四式。”江余道。其实江余自己也清楚,自己用第三式,反馈就足以让他重伤了,而第四式,更是足以威胁生命。可当时他恨极怒极,也便不管那么许多了。

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剑灵惊愕道。她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后,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和之前不一样了。

“羽儿死了。”江余没有过多解释,单纯的四个字,剑灵便已经明白了一切,她不在苛责江余。沉默了许久,才道:“人终究是要死的,你也不要太难过了。”

“可她是因我而死,是我害了她。”说到这里,江余阖目,心中已是难过至极。

当夜,江余做了一个梦,梦到苏羽儿并没有死,而且还来到这里看他。

四平治疗牛皮癣费用
漳州治疗睾丸炎方法
吉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四平治疗牛皮癣医院
漳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