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【江南】玄幻花季流年、第四十六章【连载】_a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2:14:13

黄龙玉刚刚恢复回原型,程湘明便已望见上官文清老先生踏着清新的晨风拾阶而上,向这边上来。程湘明心中暗自笑想:“这两位老伙伴彼此还真了解!”

也就是思想的瞬间,上官文清老先生早已抬头望见了他,亲切地招呼:“湘明老弟早,等我晨练啊?”

程湘明微笑着答道:“是的。老伯。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很快地赶到了他的身前。

程湘明仍然面带笑容,说道,“我还想伴着您和黄龙玉组场练练功呢。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顺口答道:“这样很好啊。”

然后,好象想起什么似的,上下打亮了程湘明一回。看得程湘明心里觉得怪怪的,也回望着上官文清老先生的眼睛问道:“老先生您怎么了?这么看着我?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不好意思地回答道:“没有,没有。我只是想带你去一个更有趣的练功场所练功,你愿意去吗?那里更能舒展你的手脚和功力。只是……只是不知道你是否适应的来?”

程湘明被提起了兴趣,问道:“是吗?”并提高了嗓门,“我肯定能适应的来的。您赶快带我去吧!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再看看他,干脆地说:“那就走吧!”便背着手在前面带路。

他俩顺着羊肠小道继续向山顶攀登,也就不过几十米的距离,便到了山顶。程湘明顺着清新的晨光向东方望去,眼前阔然开朗,另是一番令人想也想不到的天地!方圆几公里的山岭似盆地,凹陷在脚下山岭的稍低处,山坡似圆弧状向盆底平滑沿伸下去,仿若一个巨大的聚宝盆;四周山岭相联,只是在向东处的山岭口略显低矮,正似造物主的刻意安排,迎着晨光,一抹淡淡的光亮已缓缓在山顶悄然形成鱼肚白的一长片,天空蔚蓝,周围粉红的朝霞微微淡淡地焕彩开来,很是迷人!最让人惊喜的是,从脚下山岭的半山腰处,向外拓展几华里,都是从矮到高参差不齐的石林或石笋,大小各异,形态不同,千姿百态,矮小的只有几丈高,高大的大抵也有一二百米高;细柱的几人可以合抱,粗大的却是几十个人也未必能够合拢;每一柱石林或石笋上都长满了或多或少的青蔓或草木,景象清美又壮观,让人叹为观止!程湘明从小到大在地球上也从未见到过如此壮观又有趣的景象。

不禁感叹:“真是太神奇,太美妙了!”

更有趣的是,别看石林、石笋大小、长短各不相同,但从高处望去,所有的高度却都几乎在同一个水平面上,仿若一个巨大的绿色舞台。只是,其间沟壑纵横,错综复杂,情景却是蔚为壮观,让人匪夷所思。

“这是怎么样一个地貌现象啊!?”程湘明感叹。

他正思索间,上官文清老先生插话了:“这里很神奇,也很适合练功的。”

程湘明欣喜同感地点了点头。

上官老先生接着说:“只是不知道这上下、高低、横竖的落差变化,你上、下能随性、自如地练作吗?是否能够象在平地上一样舒展你的身手?”

程湘明爽快地答道:“这,没问题!”

话音刚落,他早已飞身跃上了几十米开外的一尊石柱,并在石柱上连摆了几个酷毕的武术动作:金鸡独立,大鹏展翅,银蛇出洞,猴子献挑,最后将动作定格在一个叫“悟空拜师”的招式上,嘴里同时调皮地说道:“师博,请!”

引得上官老先生“呵呵”乐笑,也毫不掩饰地用双脚前掌在地上一点,顺着坡势,在空中身体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幅度旋转,双手如抱球,飘然落在程湘明身前。

程湘明感叹:“老先生好轻盈的身手!”

上官老先生也说:“你也好功力啊。让我太高兴的!今后我在此练功就能有个伴了。”他接着说,“其实,我家中的莲花桩就是模仿这片石林建造的。你看这片石林,从整体看是方形的,象个‘方形阵’,挺规范的,真是天作之美!我在此基础上再把它规化成几个不同的图形,比方说‘八卦阴阳图形’、‘五瓣梅花图形’、‘八瓣莲花图形’、‘九星天宫图形’……还有一些模仿古代阵法自创的图形,对练功进展很有帮助的!今后,我们一起在这里练,互相揣摩,相信还会有更大进步和创新的。”

程湘明赞同地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纯真的笑靥,再次感叹:“真是-块难觅的练功宝地。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乘兴提议:“我俩比划比划?怎么样?”

程湘明也正在兴头上,高兴地回答:“好啊!”然后一个健步早已后跳到了百米开外,立在一块平坦的石柱上。乐笑着嘴里说道:“来呀!”

上官文清先生心想:“好家伙!看不出来,有如此了得的功力。”也不说话,掀起一面铺天盖地的“梅花掌”就朝程湘明的“天门”盖去。看看动作平凡,实际上“内力”早象一面无风可漏的巨大锣面,向程湘明的天门顶上,压顶而去,力发千钧!

程湘明明白,这样一掌,如果是常人,可以将他打入土里;在石柱上也能将他打成肉饼!他不敢小视,赶紧就地一滚,紧攀在涯边的箩藤上,躲过了一“劫”。只见石柱顶端气浪翻腾,草木摇晃,尘土飞扬,露珠四溅。

见此场景,程湘明明白,上官老先生在空中有所收力,并不想伤到自己。他也不想多想,翻身跃起,在空中腾得老高,双掌竖起,向半立着的还未来得及收式的上官老先生胸前推去……

上官文清老先生轻叫了一声:“不好!”就势躺下,平地打滚,滚出了十米开外。再回头看自己所立之处时,早已是沙石飞扬,平地生风,草木摇曳,秋风扫落叶般草叶露珠四散。他心想:“好家伙!小小年纪,内力也不凡!”

他不再细想,燕身翻起,流星踏着石林顶端,向远方奔去——快如闪电,去如脱兔,一副飘逸洒脱的身形,且跑的是蛇形步,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方向。

程湘明也不多想,双掌锅成半抱球状,正对着上官文清老先生逃去的大至方向,来了一个“吸气大法”——如平时采气般,双手“劳宫”向内一吸。这一吸不要紧,却给跑动着的上官文清老先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,他直感觉到一股向后的拉力,拖曳着自己,让他举步维艰;最要命的是“命门”处跳动的历害,仿佛内力要从“门口”被人拽出来一般,他大感不妙:“这小子内力非凡!决非等闲之辈!小视不得!!”赶紧脱下外衣,神速包下一块石头,向后掷去,只见石衣顺着程湘明的吸力方问,急速飞去。

这边,程湘明看到一件裹着衣物的的物件飞来,一时也犯困惑:“这是何种暗器?或是……?”还未待程湘明完全反应过来,石衣早已飞到了眼前,向自己的胸前袭来,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,灵性地侧身逮住了飞来之物,掀衣一看,只不过是一块石头,气得骂道:“老滑头!”

那边,上官文清老先生马上感觉到有一瞬间的吸力减弱,大悦!立马转身,顺着程湘明采气的方向——借力打力,来了一个顺水推舟,双手在胸前也上下开颌成狮口状,嘴里喊道:“狮吼雄山。”一股强劲的气力早已从双掌间击出,气势如虹,磅礴生风,去势汹汹。

程湘明自然能感知到情形的变化,大喊:“上当,上当!……”转身丢下石衣,施展出苗山的“猴王逃遁术”,双手长长的向上一竖,曲膝弓背,双脚灵活点力,在气浪到来的千钧一发之际,早已蹦跳出几十米开外,立于对面石柱的崖顶。回头眺望,对面的林崖上早已是气浪翻滚,狂风大作,犹如狮吼虎啸,飞沙走石,枝叶飘散。令功底深厚的程湘明也望而生畏,心生后怕。心想:“还好脱离的快,好狡猾的老狐狸!要不然……”

对面的上官文清老先生借程湘明逃遁之机,也火速再次翻转身子,在石林崖顶闪烁跳跃。待程湘明回过神来之时,发现上官文清老先生早己遁出了一华里之外,立在远端的崖顶。在微弱的晨雾中,平望过去,只能见到一个微弱晃动的小点。但耳边分明听到上官文清老先生在挑衅地大喊:“湘明老弟,有本事放气力过来,老翁在此等着!”程湘明明白,这么大老远的距离,凭嘴力大喊,对方根本是无法听到声音的,上官文清老先生这是在通过“内力传声法”传声,他心想:“好本事。”嘴上凭内力也答道:“那么,晚生这方无礼了!”话音刚落,他早已是双掌同时斜击石柱崖顶,两股巨大内力,通过崖顶传导,合并成一股,在崖与崖之间跳跃前行,直扑一华里以外的那个晃动“小白点”而去——这是程湘明自己发明的“借势传力法”,是小时候玩耍的“水上飘”击发了他,让他明白用这种方法传导内力,可以将内力传导的更隐蔽、更顺畅、更远!且,自觉更好玩,又有趣。没想到今天用上了,笑!

对面的上官文清老先生没心理准备,被脚下升腾起来的一股气浪掀翻上了天,再重重地跌倒在了石柱顶上,被摔得是晕头转向,莫名其妙。待回过神来时才明白:“这下可在晚生面前摔惨了!”赶紧一轱辘爬起,对远方的程湘明说道:“没事,没事,再来。”又转身就跑。

这一跑跑得更远了,一跑跑出了几华里之外。

程湘明明白,做为长辈在晚辈面前吃了亏,哪肯就此干休?!一定会有一场恶战在后面。立马挪动身形,本能地躲到了一柱长满树蔓的崖柱上。向对面观望。

上官文清老先生早已是跑得无影无踪,人影不现。

程湘明心想:“他想搞什么鬼嘞?!跑得那么远的距离,连人影都不现!”

思绪未尽,只觉得所立的崖柱顶上狂风大作飞叶走石,眼睛都睁不开,脚也立不稳。只能凭着本能向隔壁的石柱跳跃……刚一立稳脚跟,只听得头顶雷声大作,闪电不断,声声震耳,电剑灼人,异常恐怖。程湘明抬起双眸向周围观望,大清早的,周围的天气并无异常!他明白了,这是上官文清老先生在借八卦卜位——凭势发力,这种功夫是好生了得的啊!非凡夫俗子所能轻意做到。巽卦与震卦是对卦,他又是怎么能运动得这么快呢?!不得不令人佩服。

他接下来会使用什么卦象呢?疑问末解,程湘明早已是觉得自己周身寒冷异常,看看周围的草木瞬间冰霜挂枝,雪白一片,程湘明心想:“老头好坏!大夏天的想冻死我啊?!”赶紧跃离崖柱。可这一“跃”似乎出了大问题,明明觉得隔壁的崖柱并不遥远,可偏偏在自己的前脚掌将踏未踏上对面柱缘之际,似乎觉得眼前的崖柱莫明地向后晃动了一下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!前脚踏了个空,身体重重地向下坠去,上半身贯性撞在石壁上,一阵眩晕,半明半昧地向石林深渊坠去,程湘明潜意思地在心头喊了一句:“这下完了!”

可这时,从斜刺里飞过一个身影,将他从半空中“抢”挂在了石壁上。再纵身在两个崖壁之间,几个来回的点蹬跳跃,象猿猴般活脱!瞬间,又回到了石柱顶端,眼前变得开阔明亮起来。程湘明从迷朦中翻醒,知道是上官文清老先生救了自己,不好意思地立起身来,模仿古代侠士的风范,双手抱拳在胸,单膝跪下,说道:“谢谢先生救了我!我技不如人!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说:“哪里,哪里,哪里的话?!老夫惭愧的紧,凭你现有功夫,今后将远远超过于我。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强啊!后生可畏!”

程湘明也说:“哪里的话?我羞死了!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补白:“要想想我们的年龄羞距吗。”

程湘明无话与对。

上官文清老先生看看程湘明沉默,便顺口问道:“是哪位高人教的你?更有慧眼,选中了你这么好的徒弟。”

程湘明赶紧说:“哪里,哪里的话?先生抬举我了!”,说着话脸都红了,停了停才说,“是爷爷从小教我的。”

“你真是好福气。”上官文清老先生感叹。

程湘明笑。

上官文清老先生也望着他微笑,停了停才说:“小小年纪就有‘隔山打牛’的本领,不错!不错!!有机会我再教你一些。”

程湘明高兴地喊:“愿收我做徒弟了?!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赶紧说:“哪敢?今后我们互相切磋学习。”

程湘明有些失望,但马上灵机一动:“告诉我,你今天八卦的变象,我被你弄的有些糊涂,即不是正象,也不是反象,一塌糊涂,甚至我怀疑你是否用的是八卦阵法。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反问:“你也学过八卦阵法吗?”

程湘明简短地回答:“是的。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说:“这就好办了。说明你学的是文王八卦,它常用于排兵布阵,现在日常生活中用的少了。它也叫‘后天八卦’。而我今天用的是‘先天八卦’,是伏羲所创。它两的卦位象是不一样的。‘先天八卦’反映的是自然变象。‘后天八卦’有更多的人为因素在里面。特别是我受到你在‘大丰山巅’走围棋时‘法无定法’观念的影响,以‘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’,灵变卦通,让你吃苦头了吧?”笑。

程湘明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样。那你要教我‘先天八卦’!”

上官文清老先生说:“行!”

这时夏日的朝阳已在丘陵起伏的东方露出了娇嫩的一角,使旷野变得更加雄浑、明亮、光辉起来、蒸腾着淡淡的燥热。程湘明被眼前的情景给吸引了,放下与上官文清老先生的对话,自言自语道:“我该采这美丽清新的纯阳能量。”

然后就一边说着一边忘情地自顾自盘脚坐下,面对朝阳捧气灌顶。

上官文清老先生看到眼前的场景傻了眼:刚开始时,明明见程湘明仿佛放大巨形的双掌捧起饕餮气量灌顶,怎么见他练着练着,就只见气动而不见人影了,如同一个巨形的气旋在向一个中心会聚,而中间中空,什么也没有……

共 4884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一章写了程湘明在上官文清的带领下,顺着羊肠小道来到山顶,眼前阔然开朗,眼前便呈现出一番意想不到的天地。在此间,两人你来我往,舒展着彼此的身手,在打斗中,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。在清晨的山顶,两位以武道而聚在一起,一招一式,那是一幅尤其精彩的画面。但在这冥冥之中,总有那神秘的景象伴随着,兀自的引人入胜。作者语言流畅,情节生动。欣赏,推荐阅读。——责任编辑:哪里天涯

1 楼 文友: 201 -08-25 05:50:21 问好作者,感谢投稿江南社团,祝创作愉快!

另:因是连载,对前边的不是很熟,只因在未编辑中滞留时间太久,因此冒然编辑,只能就此章而言了。不到之处,见谅。如有不妥,望告知。

2 楼 文友: 201 -08-25 06:41:4 理解你们的辛苦。本人因生活的繁忙,从编辑的岗位悄悄隐退,本已心感不安,千万别说客气话。

道一声幸苦了!

遥祝天涯夏安、秋爽!

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
脚疼脚麻吃什么药
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
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