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问剑江湖行 第五十五章——神秘的女子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7:12:43

问剑江湖行 第五十五章——神秘的女子

在这片完全属于冰的天地之中,除了一个白色少年与一个血色少年对立而视,所有的一切都被冻结了起来。这一刻,就连空气都不存在了,就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了。

随后,在这无声的天地之中,只听一声响彻天地的蚕鸣,整个天地的寒气便朝着血色少年压去。那血色少年受到天地之力的冲击,瞬间就被冻结了起来,但少年身上的血色力量就如同天地烈火一样,瞬间就身上的结冰融化而尽。

一冰一火,一冷一热,仿佛是在诉说两人是天生的对手一样。冰雪天地中,两个少年一步一步朝着对方走去,似乎已到了决战之时。

正在这时,只听一阵“咯咯”女孩笑声传入耳中

问剑江湖行  第五十五章——神秘的女子

,笑声灵转动听,好似一曲琵琶缠绵,这笑声一下子就把决战的气氛压了下去。听到这般好听的笑声,叶笑与剑太虚不由一时痴迷住了。但转瞬之后两人眼中便是警惕万分,仅仅一声笑声便是如此,那这个女子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。

顺着笑声看去,只见一个身穿青竹连裙的女子慢慢走进了这冰雪天地中。在冰雪之中,女子身影显得格外清楚,看着女子身姿,叶笑不由想起洛神赋中的“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。”那般描述简直就是在说眼前女子一样,就算是曾经让叶笑感到惊艳的倾城,若是比身姿也是差上这女子两分。可惜眼前女子带着素月轻纱,若不然,叶笑真想把倾城拿来比一比,看看到底是谁胜一番,若是胜的人定是那天下第一美女。

而一旁的剑太虚看着女子早已开呆了,整个人完全沉迷其中,不得自拔。就像年少的傻小子见到心中仰慕的女神一样,眼中带着几分羞涩,几分痴迷,还有几分懊恼。

在看那女子越走越近,她一边走着,一边清唱着小调,那小调虽如江南的山水一般温柔,但每一声小调唱出,这冰雪天地就变幻一番。等女子走近的时候,剑太虚的冰雪之域已经消失无影无踪,剩下的只剩一副青绿山水之画,几声竹笛中,女子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仙子一样。

没等叶笑开口问,那女子就捂住小嘴“咯咯”笑道:“两位公子看起来不像是仇人,而且你们的剑中皆无杀意,何必生死相夺?”

听到女子这般说辞,叶笑不由尴尬的摸了摸头,然后再次朝着女子看去。这次叶笑看到了女子的手中握着一根青竹,青竹长二尺八左右,充斥着一股势要冲破天地的气息。看到这里,叶笑不由想到,莫非这青竹便是女子的剑。

观察了一番后,叶笑开口道:“哈哈,真是让姑娘看笑话了。我与剑大哥本想去参加那试剑石大会,但找了几天都没找到位置,于是彼此手痒,便决定切磋一番.......”说完,叶笑轻轻拉着一旁剑太虚朝着女子行了一礼道:“多谢姑娘的关心。”

至于剑太虚,整个人还在痴迷的看着女子,还是一副仰慕的眼中,还是没有回神。见状,叶笑不由发出一阵笑声。不过眼前这个女子虽然遮着一面轻纱,但也美得让人陶醉,若不是叶笑曾经被倾城惊艳过,而且他情兮也是一等一的美女,此刻他自己想必也是一副痴迷模样。

那女子看到剑太虚还在看自己,不由“咯咯”又笑了两声说道:“我有那么好看么?”

“好看.....好看.....”如同机器木偶一样,剑太虚立刻点头回道。看到剑太虚这般模样,女子更是咯咯直笑个不停。

见状,叶笑赶紧用力拉了几下剑太虚说道:“剑大哥,剑大哥,你再这样盯着别人看,小心别人转身就走咯。”

“不准.......”如同本能反应一样,剑太虚立刻回道。但话说一半,剑太虚终于回了神,想起先前失礼的事情,然后赶紧对着女子道歉行礼: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女子倒是十分温柔,并没有责怪剑太虚,只是轻轻说道:“好啦,我原谅你了。”然后往后退了两步说道:“我叫傲韵竹,你们呢?”

“叶笑见过傲姑娘。”叶笑轻轻点头回道。

“剑太虚见过傲姑娘。”剑太虚学着叶笑的模样回道。

看着剑太虚的模样,叶笑这个有过几段故事的人,早已经看出自己这个剑大哥喜欢上眼前的这个傲姑娘了。但也不知今后会怎么发展,还希望别伤到剑大哥才是.....想着想着,叶笑便想起了自己情兮,心中不免一叹“罢了,罢了,随缘吧。”

叶笑这般愁样却是被傲韵竹看在眼中,不过她也没多说。至于剑太虚嘛,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他心中的傲姑娘。随后傲韵竹轻轻开口道:“你们叫我韵竹即可。对了,刚才听叶笑说你们在找试剑石大会,我正好要去,你们若是不嫌弃我的话,不如与我一同上路如何?”

“好呀!好呀!我们一起走!”没有一刻考虑,剑太虚就立刻答道。

不过叶笑却是思索了一番,因为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看起来美丽善良,又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......但不知为何,叶笑总觉得有点过于巧合了,难不成自己真是主角?真的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贵人?但见剑太虚直接答应了,叶笑也只能点头回道:“那就麻烦韵竹姑娘了。”

看到叶笑想了许久才回话,傲韵竹轻轻把小手交叉握在身后,然后像个小女孩一样转身,一蹦一跳朝着前方走去。同时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放心吧,难不成还怕我这个弱女子吃了你们不成?而且你们这么喜欢比剑么,等到了试剑石大会便可以比个够了呢。”

听了这番话,叶笑不由捏了捏自己鼻子,然后摇头在心里尴尬笑了两声念道“叶笑呀叶笑,人家一个那么善良的女子,你还各种猜疑,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。”随后便赶紧跟了上去。

至于剑太虚嘛,早就屁颠屁颠的,如同一个小跟班跑在傲韵竹身后了。看着这个剑大哥如同怀春少女一般的模样,叶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希望他们两人能有个好结果。

至于叶笑为什么如此想,那是因为他看到傲韵竹的眼中并没有剑太虚,哪怕是一丝都没有,当然也没有他叶笑。似乎就如她的名字一样,如同一根山间小竹一样,在无边的岁月中守着寂寞与凄凉,一年四季经受着日晒,风雪的抽打与折磨,但它从不低头。春也好,夏也好,哪怕秋冬,小竹仍然舒展着它最美的样子,似乎就像一场永远不会消失的春天一样。

信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信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信阳治疗白斑病费用
信阳治疗白斑的医院
信阳治疗白癫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