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中国男孩大衰退:比日本矮的多 比女孩还脆弱_a

发布时间:2020-01-19 10:04:35

 >  中国男孩大衰退:比日本矮的多 比女孩还脆弱 2010-11-11 16:14:59  

你知道吗,中国男孩的体质呈逐年下降趋势,与日本男孩相比,中国男孩变“矮”了:中国7岁-17岁的中国男孩平均身高比日本同龄人矮了2.54厘米;

你知道吗,男孩比女孩的情绪更脆弱,北京儿童医院7年间19196个病例中,男性患儿占69%,其中6-11岁男孩心理疾病发病率是女孩的两倍;

你知道吗,国家奖学金“阴盛阳衰”,男生学习佼佼者比例呈自由落体式下降,初中和小学的男孩更是早就掉队了,男孩学业全线告急……

2010年1月出版的《拯救男孩》一书,披露了当下正在发生的,让家长、教师和公众深感震惊的一些事实和数据。本书的作者、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说:“我们往往关注女孩的平等受教育权,而无意之中忽视了男孩,男孩成为一个被人遗忘的群体,其危机不断恶化而不为人所关注。”

然而,面对“拯救男孩”的呼声,也有一些女性主义者提出疑问:在“男女平等”的现代社会,非要把男孩教育得“像个男孩”,把女孩教育得“像个女孩”。有没有必要?

对此,孙云晓表示,人们应该首先接受性别差异,并正视其带来的影响。

症状大扫描

男孩体质下降成为举国性的危机

全国性的权威调查数据表明,男孩体质下降成为举国性的危机。“我们知道,中国人一代比一代高。但《2005年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报告》指出,中国中小城市男生在11~14岁、15~18岁时分别比日本男生矮0.9厘米和0.5厘米;较富裕农村的男生在这两个年龄段,分别比日本男生矮了3.6厘米和2.3厘米;较贫困农村的男生则相应出现3.9厘米和3.3厘米的差距。鉴于农村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绝大多数,我们发现,7~17岁的中国男孩平均身高比日本同龄人矮了2.54厘米。”

男孩集体“心灵危机”比女孩还脆弱

体质频亮红灯以外,心灵危机也没有放过“男孩”群体。专家李文道告诉记者,北京儿童医院对7年间19196例病例的临床分析诊断表明,男性患儿所占比例高达69.19%,其中6~11岁男孩的心理疾病发病率是女孩的两倍。“其实男孩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坚强,相反,他们在情绪、感情上比女孩更加脆弱。”

孙云晓解释说,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对6个月大的男婴和女婴进行过压力情境反应测试。他们发现,当母亲板着阴沉的脸停止与婴儿亲密交流时,男婴哭泣和烦躁的次数更多。2007年《中国青少年网瘾数据报告》显示,男性青少年网瘾比例为13.29%,女性为6.11%。

男孩“女性化”状况严重

在研究过程中,孙云晓也不断听到“男孩不男”、“男孩女性化”等来自社会的种种议论。“一位小学四年级的女孩说,我们学校有些男生很讨厌,衣服飘飘的,头上抹摩丝,说话阴阳怪气;还有一位初三女生告诉我,他们班有几个男生都随身带着小镜子、小梳子。”

男孩智力也不如前?

在高校,男生的气场也不够强大。2006年8月,在新生录取工作结束不久,清华大学校内BBS上出现了一个帖子,列出1991年至2006年清华新生中的男女生比例变化。比如1991年,2032名新生中男生1643人,女生389人,男女比例为422.37︰100。随着女生比例大幅度上升,到2006年清华3313名新生中,男女比例为194.23︰100。

上述的事实让人忧虑,可让研究者们着急的是,社会对此茫然不知或熟视无睹。孙云晓说,《拯救男孩》一书是在发出呐喊:“男孩的父母和老师注意了,前面到悬崖边了!”

原因分析是什么原因让现在的男孩走了样?”

应试教育是男孩危机的罪魁祸首

“是什么原因让现在的男孩走了样?”孙云晓说“应试教育”是“男孩危机”的罪魁祸首。他告诉记者,北京师范大学教育专家郑新蓉等人曾对全国10个省市的3737名中小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过调查。调查表明,男孩更倾向于动手实验和操作的学习方式,女孩则更倾向于文字及语言类的学习方式。所以在对课堂内容的接受程度上,女孩往往表现得更为突出。同时在对待反感的课程时,她们的忍耐能力也更强。

“应试教育以考试为中心,内容多是死记硬背的书本知识,讲课也多是单纯的语言灌输。这基本上就在与男孩的天性作对。”孙云晓说。

“当爸的”不称职是重要原因

此外,“不称职的父亲”也是诱发男孩危机的原因之一。孙云晓告诉记者,网上2009年有关父爱的调查表明,在1988名被调查者中,60.7%的人认为“现在的孩子缺乏父爱”,26.3%觉得“不好说”,仅有13%认为“父爱并不缺失”。

“父亲和男性教师在男孩的成长过程中,可以发挥示范和引导作用。尤其在家庭教育中,父亲的作用应该大于母亲。但由于很多父亲更注重物质给予,从而忽略了自己在儿童教育中所要扮演的角色。”李文道表示,中国社会所推崇的“坚强果断”、“宽容大度”等男性风格,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父子关系的传承。当父亲脱离了“榜样”角色,男孩会一直生长在“女性圈”中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的审美情结,更有可能成为一种“中性”形象。

美国的父道组织用一组调查数据证实,父教缺失与男孩犯罪之间存在密切关联。在美国,60%的强奸犯、72%的少年凶杀犯、70%的长期服役犯来自无父家庭。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告诉记者,增加父亲的投入角色是拯救男孩危机的必要之举。在中国,很多现代家庭结构依旧受着儒家文化“男主外、女主内”的影响,妈妈肩负孩子的成长教育。“从心理学上,我们急需打破原有的父母分工,让中国爸爸回归家庭。比如近些年,上海开始推广‘家庭教育课’,宣扬用‘家庭陪伴’替代‘工作应酬’。通过讲解,上海市50%的父亲都已经回归到家庭教育的队伍中。”

男女教师比例失调也有影响

此外,孙云晓认为提高中小学男教师的比例,同样可以拯救男孩危机。他解释说,例如科技课上,老师要求学生设计一艘船。男孩多半会设计一艘装有枪管和烟囱的简单船只,而女孩则会精细地把船装饰一番,配置厨房和卧室等。如果是男老师,他可能更喜欢男孩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;如果是女老师,则可能欣赏女孩的细腻。因此,同样的答案,结果可能因为教师性别的差异而相距甚远。男孩更需要在教育机制里,得到一种鼓励。

其实,我国已经采取相关措施来调整“女重男轻”的教师队伍。孙云晓说,“2005年,北京东城区教委启动了‘阳刚计划’,将通过各种优惠政策提高该区中小学、特别是小学男性教师的比例,由目前的13%提高到50%。”

“除去调整教师队伍中的男女比例,解决‘男孩危机’还可以尝试改变具有‘记忆性特征’的应试教育。目前上海很多学校开始关闭体育课,拆除施展男孩天性的玩耍平台,这等于遮蔽他们好斗的天性,逼着他们进入安静的学习状态。”杨雄告诉记者,这种做法的后果就是“乖乖男”的诞生。

“2004年,我对中法儿童进行过比较调查。中国男孩普遍选择的游乐方式就是游戏机、电脑等静止玩物;而法国男孩则大多选择滑板、球类运动等。从调查中,我发现中国男孩的天性正在扭曲。”杨雄说。

“此外,英国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,在世界信息化的后工业文明时代,男女在运用电脑的工作表现中,实力相当。男生的‘体力优势’也在逐渐退化。”因此从男女发展梯度考虑,杨雄最后给“男孩危机”下了一贴“猛药”。“在14岁以前,男孩的生理成熟度始终迟缓女孩2年。我建议在中国的中考和高考录取过程中,给男孩降低20~30分的入学标准。站在生理学和心理学的双重角度,等待男孩的‘后劲儿’,而不是一味扼杀男孩成长发育中的天性,留给他们一些鼓励的掌声。”

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小儿流行性感冒吃什么药
跌打损伤多久可以热敷
动脉硬化能吃通心络吗
经间期出血小腹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