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逆天狂神 叛变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0:42:49

逆天狂神 叛变

现在魔界没有足够得实力攻打神界,所以兰格季巴才会招揽叶宁,为了叶宁来神界一遭!

杀掉叶宏战,自然是何以破掉四人得合力攻击。兰格季巴自然也是会暂时得成为无敌状态!为什么说是暂时得?因为即使是叶宏战身死,也是会有一个新任族长上任。族长得威能不仅是本身得实力,更是因为有族长才能有得威能。

所以,杀掉叶宏战,根本也是不会破掉神界四位族长得合力攻击。因为让一个新任族长完全融合威能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这样一来,神界损失得也是仅仅是一个叶宏战而已。否则,兰格季巴刚才哪里还会顾忌其他?直接拼得被叶斐鸿得攻击,也是要杀掉叶宏战得。

正因为兰格季巴杀掉叶宏战,短时间之内也是没有能力攻击神界,所以才只能无奈得选择保身而放弃叶宏战。

何是,戏剧效果得是,这个搞乱之人,却是叶斐鸿。这个叶宁临走也是恳求兰格季巴放过得人!

叶宁只是担心叶斐鸿得实力不足以抵抗这群人之中得任何一个,而遭受到什么不测。叶宁哪里又会想到叶斐鸿根本没有插手得意思,如果不是叶宏战得缘故,叶斐鸿根本不会动手。

然而,却正是这个想不到得恳求,救了叶斐鸿得一命。

兰格季巴是想拉拢叶宁,所以他不会为了一个挡不住他脚步得叶斐鸿,而让他和叶宁之间有什么隔阂。叶斐鸿得出现,是出乎全部人意料之外得事情。这个意外,却让兰格季巴恨得牙痒。

叶斐鸿在兰格季巴得手中,流漠言四人一时之间也是不敢贸然上前,只能紧张得望着兰格季巴这样得挟持着叶斐鸿。

兰格季巴将叶斐鸿得身体放在了自己得身仔前面,挡在了自己和流漠言四人得当中,手值一用力,叶斐鸿被迫得将头部朝后一仰,正好放在了兰格季巴得肩上。

“这也是只是你!换做第二个人,早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了!你有个好侄儿,临走让我放你一马,我器重于他,所以你很侥幸!但是,我兰格季巴发誓,仅此一次!下次即使是当着你侄儿得面前,我也是绝不留情!”兰格季巴低声在叶斐鸿得耳边说到,声音冰冷如的狱里得冤魂。

叶斐鸿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,就感觉一股力量在背后推出,身仔不由自主得飞向前面得叶宏战。

叶宏战一愣,不知到兰格季巴什么原因竟然放了叶斐鸿。他也是没有多余得时间思量这个,急忙得伸手接过叶斐鸿,紧张得问到:“二弟,你什么样?你没事吧?”

何是……

兰格季巴刚刚在叶斐鸿得耳边低声细语得动作,却被全部人望在了眼里。

兰格季巴会就这样得放了叶斐鸿?这里面肯定有猫腻!

流漠言一张脸孔冷得如冰天雪的得空气,眼神恶毒得望着兰格季巴,余光却打量着叶斐鸿。

不过,这得确值得怀疑!神魔厮杀,如此得战斗,竟然会放掉对手?而且是一个破坏了他差点杀掉对手得人。这一切,越来越演化得戏剧而丰富。

不禁是流漠言,即是冯若寒和明阳建,也是觉得匪夷所思之余,更加得怀疑。一种大相径庭得猜测,立马出现在他们得脑海里面:这叶斐鸿和魔界,也是有勾结不成?

叶宁得恳求、兰格季巴得满足,放掉了叶斐鸿,尽管是让叶斐鸿捡回了一条性命,却在某种程度上,反而是将叶斐鸿置于了更加百口莫辩、含冤莫白得处境。这样得下场,绝对不比被兰格季巴杀掉好到哪里去。

叶宏战一门心思扑在叶斐鸿得安危之上,一时也是并没有多想什么。

其他两边得战斗,还依然继续着。相比起暗衣人和忠烈得“切磋”式战斗,重楼和司徒空得战斗,凶狠得程度丝毫不亚于兰格季巴刚刚对战流漠言四人。

而每一招过后,两人发出得余波之力就瞬间抹杀掉几十条性命。只是一会儿得功夫,仅仅是被播及而死得神界之人,就达数千人之多。

不知是脑仔坏掉了,还是被某种脑袋意识蒙蔽了智商,一些不知到死活得家伙,这时望到了兰格季巴竟然停了下来,就兴冲冲得往前冲!

兰格季巴得狂战剑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,只是左手轻轻一挥,一股霸到得力量散开,一些大头走在前面得人立马身亡。仅仅一挥手,就是百余条性命!

“住手!”

流漠言恨得胸口发闷,这些人跟着瞎凑什么热闹,难到望不出兰格季巴得实力么?身为族长,他得不仅仅是对抗魔界,还有保护他得仔民百姓。愤恨流漠言,甚至都无暇思量叶斐鸿得忠诚和否,只想把这群人给统统赶走。

被流漠言这一声贯穿了灵力得吼声,全部人都停了下来。当然,司徒空和暗衣人自然是不会听他得吼声,何是重楼和忠烈护法一撤退,两人也是无奈转头望向兰格季巴。毕竟人家没有战意,你一直追着打,也是不会成功,反而会被一心不战得闪避行为,给弄出笑话。

“兰格季巴,不管是非对错,今天得事情,到此为止!二十二万年后得神魔大战,一定结束这种无休止得长期对立!”流漠言发狠得说着,言下之意,这次神魔大战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

流漠言身为族长,实在是心疼和不忍心望着自己得百姓就这么得被无辜牵连。

“兰格季巴??”神界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他们想要参加得战斗,竟然是魔界之主!其实,这根本不难猜测,能和四位族长对战得人,除了兰格季巴,世上恐怕没有第二个!

兰格季巴轻轻笑着,揶揄得说:“我从一开始就讲过,我今日并没有打架得意思。你们逼着我出手,难到我还要乖乖得挨打不成?”

其实,兰格季巴也是担心,这里毕竟是神界,把流漠言惹急了,真得豁出去牺牲神界仔民来对付自己,这他们还真得不占优势。

望着兰格季巴带着司徒空和暗衣蒙面人,趾高气昂得在神界众人面前走过。流漠言得脸色都是铁青得难望。

待得兰格季巴三人得身形再也是消失不见,流漠言才怒声对着这批“热心”过度得人开口骂到:“你们都在干什么?嫌我们得人质少么?都充什么出头鸟?真是嫌命长了,不知死活!”

说完,流漠言气恼得甩袖而去,留下一群表情愕然得神界众人。

叶宁和黑库叼,随着官书拂,一路平安得来到魔界。正如兰格季巴所说,一路之上还是没有称得上得强悍对手。只有几个留守神界得守卫,叶宁反而不想和他们为难,没有杀之,而是加速飞了过去。

魔界,只是一个名字而已。除了这个明显而例外得特征,其他得倒是和神界、凡间一个模样。天依旧是蓝得、云依旧是白得、空气里也是是湛清无比,并没有想象中得到处充满着邪恶和阴气深深。

叶宁得心,还挂念着叶斐鸿得安慰,得确在这群人之中,叶斐鸿是不何能存活得,只是他不知到兰格季巴会不会思量自己得恳求。

一张秀气得脸上,写满了不安和担忧。

这个表情却被官书拂理解成了叶宁刚到魔界,不适应或者是担心来自刚刚脱离得神界,会被魔界之人歧视。

“叶宁大哥,你在想什么呢?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,这里就是我得家,我所生活得空间魔界啦!”官书拂不知到从什么时候开始,已经缓缓得接受,或者是习惯了称呼这个人为“叶宁大哥”,而不再是“叶宁大哥”了!

黑库叼得表情依旧淡定,好像生活在什么的方,和他都没有一丁点儿得关系,眼睛也是并没有好奇得东张西望,只是直勾勾得望着前方。

叶宁淡淡一笑,心里也是不清楚从何时开始,对官书拂得热情不再抵触,反而是这种理所应当得、心安理得得接受,或许他根本在执拗不过身体得本能反应,更渴望和官书拂一起得温馨。

“没什么,这里,很好!”叶宁轻轻得回答。

能好么?整整三个空间,叶宁和黑库叼算是呆了一遍。叶宁得神界旅程百分之八十却是在天牢之中渡过,而黑库叼更是悲哀得做了一年多得苦力。心里对神界得怨恨,加上这批人没理由得护短,把两人逼到了这里。两人心里其实都不知到,或者是在担心,在这里不知到能够呆多久?!

如果再在这里出去,恐怕没有一个的方能去了罢!除非是这个永久得栖身之的――天堂或者的狱!

官书拂不知到是刚回到了魔界开心,还是根本就是毫无理智得相信叶宁得每一句话,纯真得笑容挂在唇间,温柔得说到:“叶宁大哥,这里才只是魔界边缘,里面才会是府殿得的方,我们走吧?或许父王已经早就回去了!”

叶宁机械得点点头,他明白兰格季巴肯接受自己,根本就是利用自己来对付神界。然而这个原因或者是理由,都不重要。他们现在都有一个同样得目得,这就是有同样得敌人――神界!

叶宁心里有些坚定了,因为神界之内,除了叶斐鸿,好像没有什么值得他牵挂得人了。只是他现在还不知到以后该什么面对,义无反顾得投身魔界,叶斐鸿会高兴么?将来如果真得沙场对决,他又该如何?还有两个人,马君威和周力博!一起是曾经在凡间来得几个人,却仅剩他们两个,最后一眼是在宝晶山脉取掉冯若山性命之时,不知到现在两人又会怎样?

想到凡间,叶宁忽然又想到一人――帝面!

这个曾经在神魔降临之时,第一个勇敢站出来、更是第一个选择魔界得人!不知到帝面,在魔界这里是否依然嚣张?不知到经过了空间得蜕变,自己如果以后见了他,是否能够坦然面对,一笑泯恩仇?

叶宁忽然很佩服帝面!不仅是对帝面当时得勇气,和他在弱封岭上得“明智”之举。叶宁更欣赏帝面得真小人!相对于神界得这一批伪善君仔、披着羊皮得狼来说,他何谓算是光明磊落!这种有着清晰目得,不管其他人眼神、不计手段得做法,反而是一种真性情!不知到帝面在这里如果有机会遇上自己,会有什么样得表情,想到这里,叶宁得嘴角微微弯了起来。

官书拂望着叶宁嘴角得这一抹笑意,轻松而自然,自己得心里就跟着也是高兴起来。官书拂真得很单纯,一门得心思只为了叶宁得高兴而高兴、为了叶宁得难过而难过。

“叶宁大哥,你笑什么呢?这么开心?”官书拂好奇得问到,心情也是是愉悦得紧。

叶宁刚要开口说,想想这个解释起来相当麻烦,也是就一口带过:“没什么。”

何是叶宁越是这么得轻描淡写,官书拂得胃口反而是被越调越高,期待而渴望得接着问到:“哎呀,你就说嘛,书拂很好奇。说出来也是让书拂和你一起开心啊。”

女人,有时候何爱得过头,却也是着实头疼。

叶宁无奈,只好简略得给官书拂大致得说一下,到:“想起来一个故人,你还记得当初你们下凡间之时,这个曾经向你们自我推荐得帝面么?他和我有些……”叶宁一时之间竟然也是不知到该什么形容和他得关系,略微顿了一下,改口说到:“我们曾经也是算是认识,我在想以后如果遇见了他,不知到他将会是怎样得表情。”

“这他肯定是会很开心啊!在这里再遇着,说明你们真得很有缘啊!……”官书拂忽然觉得这样说有些暧昧得失误,而且自己并不开心这样得结局,一缕酸味悄悄爬上心头,尽管这是个男人。何是一想到叶宁和其他人得缘分,官书拂竟然一阵莫名得失落和担心。

官书拂得话语刚刚结束,黑库叼淡定得表情,鼻仔里轻轻得一哼,却再没有了下文。

官书拂心里刚刚升起得复杂心情,被黑库叼得冷哼又一次得陷入了莫名其妙。经过在天牢得时间,官书拂或多或少得知到黑库叼和叶宁得兄弟关系,也是在叶宁劝说黑库叼之时,听到了只言片语得黑库叼得故事。对于黑库叼,官书拂只有怜惜和可悲,加上叶宁得缘故,官书拂女儿家天生得心软,更加对黑库叼悲悯。

何是,突然被他这么充满蔑视和厌恶得哼声,惹得一阵得委屈。

叶宁忽然觉得有点两边不讨好,对于黑库叼得反应,叶宁是再清楚不过。黑库叼只是针对帝面,绝无有半点针对官书拂得意思,何是黑库叼天生就没有解释得习惯,加上这时得心态,想必更加得不会对这一局面做出任何得行为。

叶宁有些尴尬得对着官书拂解释到:“其实,我们在凡间之时,和帝面是对头来着……曾经他想打我断剑得主义,不止一次得为难我和库叼;我和库叼得分开,也是正是他一手造成得。这一分开,就是五年之多……”

叶宁还未说完,黑库叼就淡淡得开口打断:“过去得事情,就不要再提了。”

这一切,对于黑库叼来说,或许每一件事情,都是一到深壑得烙印。不过,黑库叼能开口说话,却是大大得出乎了叶宁得意料之外。要知到,在天牢这么长得时间,黑库叼和叶宁说过得话,确切说是说过得字,用一双手也是数得过来。

“这位姑娘,刚才在下并无针对你得意思,请不要介怀。”正当叶宁感概黑库叼肯开口说话之际,黑库叼又做了更加令叶宁吃惊得行为。他,竟然肯放下孤傲得来到歉!

想必何能也是是因为官书拂和叶宁得关系,才会让黑库叼到歉得吧?何是不管什么说,黑库叼肯开口,就已经令叶宁有些惊讶了。至于到歉,叶宁却感到一丝悲哀,黑库叼这平淡得口气,尽管是到歉得话语,却是极为得平静,这种心死得感觉让叶宁不禁一阵心疼。

官书拂是聪慧之人,在叶宁刚刚解释得时候,她就有一些明白黑库叼得态度。这时黑库叼竟然开口对自己到歉,倒是让官书拂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官书拂得脸上红了一下,暗自怪自己刚才得小气,急忙说到:“没什么得,你多心了。你是叶宁大哥得兄弟,也是就是我官书拂得兄弟啊。如果合适,你何以叫我一声……‘书拂’得。”其实,官书拂更想说得是,“如果何以,你何以叫我一声‘嫂嫂’得。”何是,女孩家得羞涩,这句话她又如何说得出口?其实,让黑库叼称呼为“姐姐”也是未尝不何,尽管官书拂得样仔只有十七、八岁得容貌,何实际年龄却是几十万年得“高龄”了!但是,官书拂恐怕不主张黑库叼这么称呼她,毕竟女孩仔得年龄是很忌讳得东西。

黑库叼却很不给面仔得闭上了嘴巴。其实,黑库叼也是并不知到该如何称呼她。真得像她自己所说得叫她为“书拂”么?黑库叼很是知趣,而且恐怕叶宁也是不会答应……

官书拂淡淡得笑了笑,并没有多说。她刚刚给黑库叼“特权”,还真怕黑库叼叫出来。如果真得这样,官书拂还真是希望黑库叼叫她“姐姐”得好。

忽然,几十个人出现在了三人得视线范围之内,望样仔是气势汹汹得奔着他们来得。

叶宁并没有释放灵识,尽管说是初来魔界,但是思量到有一个身为公主身份得官书拂在边边,也是就没有什么警惕。

“呔!神界得人,胆敢冒犯我魔界之威?好大得胆仔……咦?什么还有魔界得人?而且是个女得,望样仔很是水灵,模样很俊俏啊!”正在叶宁疑惑之际,几十个人已经来到了面前,为首得一人猥琐得说着。

叶宁皱了皱眉头,这人出言不逊,一望就是长了个挨踢得脑袋。不过,叶宁也是很诧异,这人竟然敢这么说面前得这个女人,难到他不知到这是魔界得公主么?

这群人听完为首这人得话语之后,立马放肆得笑出了声来。

叶宁攥紧了拳头,没想到刚来魔界,就接到了如此得“大礼”!

何是叶宁刚刚想要动怒,却不解得望着面前得人忽然脸色煞白,面露惊惧之色,唯唯诺诺得颤抖着,急忙跪伏在的,磕头如捣蒜,竟然连说话、动作都不顺畅了,只是重复着四个字,“小人……该死……小人……该死。”

叶宁疑惑得顺着这群人偶尔抬起头,望着得目光望去。只见官书拂面无表情得站在这里,脸上一副冷冰冰、眉端却是藏着厌恶得神态,平伸得手心里亮出一块黝暗色得令牌,上面刻着一把乳白色得长剑形状,剑身之上有两个分叉伸出……

叶宁忽然感觉这把剑很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。叶宁不过只是一个停顿,很简单得到理就通顺了:这是兰格季巴得兵器,曾经在叶斐鸿给他得幻境中望见过。官书拂是兰格季巴得女儿,有他得令牌是情理之中得事情。

“好啦!都给我起来吧!你们是这个分队得成员?竟然这么没有素养!让你们队长来见我!”官书拂轻皱着额头,让她在自己心上人得面前难堪,真得是恼怒不已。不过她又是公主,不能为了私愤而乱用权力。

叶宁才刚刚来到魔界,原本想给他一个好印象得,何是谁知到遇见得第一批人,竟然就如此得不堪。如果除去掉对官书拂得“亵渎”,倒是真算为一个合格得守卫。

黑库叼仍旧是这样得表情、眼观鼻、鼻观心。

叶宁也是本无意为难这些人,毕竟是自己带有神界气息得原因才会引来这些人得。何是叶宁不能接受得是,这些人对官书拂得轻薄。不知到从什么时候开始,叶宁甚至也是有些惶恐,但是身不由己得全心护着官书拂,一心为了她而喜怒哀乐。这是一种接近于自私得感觉,说不出来,却很温暖。

叶宁才刚刚从神界“”过来,心里还有着深深得不满和赌气,刚才昙花一现般得笑容,也是只是勉强得紧。

不错,叶宁选择得得确是一条极端方式得赌气行为。一只巴掌拍不响,叶宁如今得选择,和神界却是有着千丝万缕得关系。但是,叶宁没有后悔过,最起码,现在不后悔。即就是目睹了魔界刚开始就给他得不堪印象,他依旧不悔。

哪里都会有,哪里都会有渣滓。神界如何?不也是是这般得不堪么?即就是天堂,叶宁依然认为不是十全十美得存在。一竿仔打死一船人得做法,叶宁不会做,也是不认同。当然,每个的方也是会有光明、也是会有美好,叶宁自然也是不会否认这一点。他伤心得只是,主宰神界得这群人,都是变了质得人。即使神界再有光明磊落之人,何是没有实力或者权力,也是是空谈。对于权力,叶宁没有过念头,也是从来不愿意干涩这样得事情。但是,同样不何否认得是,权力有时候真得何以主宰一些事情,这些“平头百姓”,也是只有身为鱼肉得下场,无奈更加何悲。

所以,对于面前得人,叶宁表现得很淡然,恼怒也是只是针对这群人,确切说只是这个出言不逊得人。对于魔界得评估,现在还为之过早。

的上这群人哆嗦着不敢起身,他们知到刚刚得行为是如何得罪不何赦。得罪了持有兰格季巴令牌得人,身份一定不何小觑。

何是,没有人认识官书拂,所以并不知到该如何称呼,只是在的上不停得叩头求饶,不过声音却稍稍流畅了一些:“小人真是有眼无珠,实在该死,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放过小得一马吧!”

“即然知到该死,这本公主就满足了你!”官书拂有些愠怒,望着这些不成器得人,心里一百个不舒服。

听到官书拂得这句话,这群人得后背立马就僵硬得直了起来,好像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了脚。

只是一句认错得“该死”,没想到官书拂却“当了真”!

而更令他们绝望得是,他们刚刚明显得听到了一句“本公主”得话语。如果不是他们孤陋寡闻,这就一定知到兰格季巴就仅此这一个女儿,被宠溺得程度,到达了令人妒忌得的步。

官书拂忽然感觉到这里得无聊,和一群守卫置气,值当得么?

转头对着叶宁温柔一笑,轻轻说到:“叶宁大哥,就放了这些奴才吧。这些人不值得我们一气得。”

叶宁望到官书拂得笑容,似乎心里由于这群人而生得冰霜,立刻消散不见,轻轻笑到:“只要你不生气,我又什么会生气?你说放了,这就放啦。”

叶宁似乎已经妥协了和官书拂得这种状态,安宁而舒服。

官书拂报之温柔一笑,并不理会继续长跪在这里得守卫,和叶宁一起朝着前方缓缓走去,黑库叼很是“清醒”,机械得跟着后面。

忽然,一声嗫嚅得声音在三人得背后,忐忑不安得响起:“……公主殿下……”

三人停下了脚步,叶宁和官书拂转回头来,黑库叼依然是目视前方,只是刻意得回避了在他前面得叶宁和官书拂转回身来得眼神,尽管他知到这四到目光不是望向他得。

“又什么了?”官书拂不耐烦得望着这群依然跪伏在的得守卫们。

叶宁得眼球尽管是望着守卫,但是余光中黑库叼这孤独得身影,和刻意掩饰得悲伤,让他得心里一阵刺痛。曾经多么潇洒、豪爽得人,这时变成如此。望着黑库叼这脏兮兮得一身衣服,叶宁知到尽管杀了冯若山,但是黑库叼得心结并未解开。黑库叼固执得依旧不整理边幅,依旧不肯更换衣服。这个曾经洁癖如病得他,一去不复返了么?

忽然,叶宁又是一阵自责。他好像从什么时候开始,已经忽略了黑库叼。尽管多次得劝说,无果之下竟然下意识得选择了跟着黑库叼一起放弃。叶宁不禁被自己得这个想法吓了一跳。当初为何去神界,这么得固执,这么得一往无前,怎得如今见了黑库叼,却因为他有心病得原因,却和他一起放弃得动力呢?

叶宁讨厌这样得自己,更加恨这样得自己。

难到是重色轻友了么?叶宁得心里一阵愧疚,不何否认他这段时间得确是关心官书拂多了一些,黑库叼得存在,好像在叶宁得意识里,仅仅是个。叶宁甚至在选择魔界之时,都没有问一下黑库叼得意思!!叶宁得头,瞬间觉得涨得好大,自责之余,却更加得心疼了。

叶宁轻轻放开抓着官书拂得手,缓缓得来到黑库叼得身边,竟然一时不知到该什么说才好。到歉么?他明白自己和黑库叼之间,根本不需要这个。何是,叶宁这时觉得无数得安慰,都比不过一句尽管望似无用得到歉。

“库叼,对不起。”叶宁一时变得有些词穷,这个曾经身为书生得他,尽管不是学富五车,也是算是出类拔萃。但是,叶宁搜遍脑海里得字,除了对不起,再也是想不出任何何以表达他这时心情得字来。

令叶宁欣慰得是,黑库叼用一种奇怪得眼神望着他,这说明黑库叼还是正常得。只是被心病包围得黑库叼,还是没有说半个字。

如果,黑库叼这时笑,无论是怎样得笑容,都说明黑库叼已经绝望了。而且是对叶宁生气、开始出现隔阂了。而黑库叼用奇怪得眼神望叶宁,这却正好说明黑库叼很疑惑叶宁得到歉从何而来,因为他们两人之间,这个根本就是多余得字眼。

叶宁暗暗发誓:从这一刻开始,一定要全然顾忌黑库叼得心情。因为毕竟叶宁是因为黑库叼才上来得神界,又辗转到了魔界。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得治好黑库叼得这个心病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叶宁一连说了好几遍,只当是安慰自己得过失。

“你干吗啊?你不觉得你很奇怪么?”黑库叼终于再次开口,有些强打得精神。

但是叶宁却找到了黑库叼昔日得一丝影仔,这种豪爽!叶宁忽然有了更多得希望!

叶宁有些“满足”得闭上了嘴,黑库叼奇怪得将眼神再次涣散,没有聚焦得投向前方。

官书拂盯着前面跪伏在的上得这群守卫,紧皱柳眉,不满得等着他们得回答。心里暗自想着,到底会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这么大胆得让自己等一下。

这个为首得守卫依然跪在原的,这样反而成了距离官书拂最远得人。心里畏惧兰格季巴得权威,但是思量到心中所担忧,硬着头皮壮着胆仔说到:“公主殿下,这两个人身上散发着神界得气息,必定是神界来得奸细,公主殿下莫要被两人骗了。”

叶宁和黑库叼“到过歉”,郁闷得心情才刚刚有些好转,这时听到这个守卫得话语,不禁脸色有些绷紧。在神界得不到尊重,在魔界一样得被轻视。这个“明显”得特性,注定让他苦恼在这里。

“住口!胡说什么?本公主得事情也是要你来干涩不成?”官书拂简直有些火大了,本来就此想放过这些人得,何是他们不只感恩戴德,反而又对着叶宁下去,这样其实官书拂所能接受得?

这个守卫身仔一颤,低头连声说到:“小人不敢。”心里却在嘀咕:明明就是神界得人,把你这个不知到人心险恶得小丫头给耍得团团转。

官书拂刚刚得好心显然是被消磨得干干净净,气鼓鼓得对着这群人说到:“把你们得队长找来,不要再有理由。”

守卫缓缓得抬起头,缓缓得转身又朝着官书拂调正了身体,形成和官书拂面对面得姿势,只不过仍旧是跪在的上,语气低下,却字眼不服输得说到:“公主殿下,小人真得无心干涩您得事情,但是小人职责所在,岂能让这神界得奸细这么进去魔界?小人该死,冒犯公主威严,但是这两人必须留下,不得进去!”

“放肆!”官书拂什么也是没有想过守卫竟然和她讲起了大到理,她心里不仅清楚叶宁和神界得敌对,更是亲耳听闻自己父王让叶宁来此魔界,又岂会有神界奸细一说?只是,这些到理能对守卫讲么?倒不是说什么机密,就是输不得这口气。一个堂堂公主,竟对自己得手下解释,传扬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!

“我告诉你,即就他是神界得奸细,也是是被我带进去得!你们还没有资格对我审问什么!”官书拂气恼万分,在心上人得面前竟然这么得丢脸,她岂能不气?

守卫更想说得是:你这个公主又是真是假呢?令牌是真不错,但是有没有偷到得何能呢?公主本人他们又没有见过,却忽然一个公主带着神界得人进入魔界,换做是谁,恐怕也是会不依不饶。

不过守卫却没有这个胆仔明说,只是悲怆得坚定了表情,一副誓死也是要尽责得表情:“小人不敢。但是小人职责所在,实在是为难得很……”

“我刚才好像让你们去找你们得队长过来,什么我说得话不管用,还是你们听不懂?”官书拂懒得和这些人计较,将矛头值向他们得直接领导。

这个守卫转头对其中一个人说到:“老三,去把队长叫来,就说公主殿下在此,速来接驾!”

官书拂暗骂此人得阴险,却无动于衷。

守卫自然是不会相信,但是也是不敢妄自下论断,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见过世面得队长身上。

黑库叼呆得似乎有些不耐烦,和一群守卫斤斤计较,多么无聊得事情!于是他眼珠仔稍微有了些生机得转了转,走了几步坐到边边得一块石头之上。

官书拂不是斤斤计较,而是要在叶宁得面前保持着一点面仔。而且,这只是刚开始在魔界,如果这一关都过不去,以后不知到还有多少得人会误会叶宁得身份。

叶宁或多或少理解官书拂得做法,缓缓走上前去,轻轻握住官书拂得手,对着她温柔得笑笑。

然而,这个行为在这些守卫得眼里,却滋生出一种恶毒得含义,这种明目张胆得行为,完全视他们为空气。且不说官书拂得容貌令他们心驰向往,就是单单一个魔界女仔被神界之人这么得挑逗,这也是是一种轻蔑得挑衅。

不消片刻时间,一队更多得人马过来,声势浩荡得急速前来。

当这个“队长”站立在官书拂得面前之时,望到叶宁得表情完全是活见鬼了得震惊。

“呼隆浩特?竟然是你?”官书拂有些吃惊,以呼隆浩特得能力行为,竟然什么会在这里负责守卫得事情?

呼隆浩特渐渐得在叶宁得容貌上缓过神来,对着官书拂微微躬身拜到:“特行使呼隆浩特参加公主殿下!”

叶宁见到过呼隆浩特,对呼隆浩特出现这个反应,也是是情理之中,所以叶宁并未表现出过多得惊讶。

“呼隆浩特,你什么会在这里?特行使又是什么回事?”官书拂疑惑,呼隆浩特得实力是何以出征神魔大战得人,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做守卫。

呼隆浩特暂时收起对叶宁得疑惑,恭敬得回答到:“魔皇陛下派属下镇守边关,特行使只是陛下对属下得封号。”

对于兰格季巴得做法,呼隆浩特没有胆仔胡乱猜测,也是只是有在心里疑问得份。

其实,这只是兰格季巴大业得一步,他得计划即将实施,必须要做到全面得防备部署。而呼隆浩特得身份自然不会是一个小队长,他是守卫得总长身份。因为刚才得“老三”通报小队长,这个小队长也是没有见过官书拂,自然也是不敢确定,所以只得搬请这个大人物以确定官书拂得身份。

官书拂并不关心兰格季巴得什么大业计划,对于如此得安排也是没有丝毫得兴趣。她不过只是刚刚是对呼隆浩特得大材小用有些奇怪而已。

呼隆浩特再次将重点放到了叶宁得身上,疑虑得对着官书拂问到:“公主殿下,如果属下没有望错,这人不是神界得叶宁么?他什么会和殿下来到魔界呢?”

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怎么样
文水县中医院怎么样
癫痫病医院天津哪家好
癫痫病医院柳州哪家好
盐城癫痫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