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爱到尽头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32:02
听说小林在外地钻在火车底升天了。路人甲说。
那个小林是不是老是喜欢搞婚外情那个,被女人的老公整的呆不下去,只能在外地营生,怎么个,他怎么钻火车了。路人乙说。
他也真是偷不到婆娘,怎么去钻火车了,也真是想不开啊!路人甲说。
哎,也真是,这么强壮的小伙子,哪个女人不喜欢,不去钻女人的被窝,而去钻火车,真是头脑糊涂啊。路人乙说。

2

一年前。夜色朦胧。路灯下。一个彷徨的影子。是小林。
一个妩媚的女人逐渐走进,身材婀娜,体态丰盈。一双清澈的眼睛,三十多岁年纪。路灯下,他们两人的影子很长很长,象孤独一样绵长。
他们依偎在一起。
小林说,我们走吧,离开这个闭塞的地方,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谈心的。
女人的眼睛里有了泪光,喃喃的说,我们能到哪去,工作难找,活着不容易。
小林说,呆在这里更不容易,每个人都在提防着你,似乎一个人是另一个人潜伏中的杀手,不知道哪一天会碰上个玩刀子的。
女人说,我还有孩子,那个人我不爱,他在外面乱搞,又赌,但他给我钱。
小林说,我也能给你的,但我没有机会。
女人说,你为什么老是说自己没有机会,你只是不想努力。
小林说,我想努力也没有机会。
女人说,你只会写那些没用的诗歌。
小林说,为什么这个社会容忍不了高雅。
女人反问,你高雅吗?
小林低头不语。



子夜。外面刮起了狂风。暴雨倾盆而下。
一个狭小的屋子里。小林与女人滚在一起,燃烧的 与身体。
女人翻过身,抚慰着小林。
小林闭上了眼睛。
小林想到了自己童年在小河里游泳的时光,那小河在夕阳下闪着片片光,象鱼鳞,好看极了。
突然在脑海中-蹦出一个凶神恶煞的影子,不知道是男是女,他们怎么这么凶,说的话怎么句句伤人心。
小林,哎的一声,似乎在狂喜之中的叹息。
女人在小林身边躺下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女人一直觉得小林傻。只会写诗,其他的什么也不懂,不懂得人心险恶。

4

那个粗壮的男人,满眼凶光。拳头朝小林的眼上打去,小林顿时眼前一黑,瞬间倒下。那个男人是女人的老公,倒下的男人是女人的情人,小林。小林躺在地上,他不想站起来,躺在地上真舒服,真接近大地,大地啊母亲,回来了。小林真的不想爬起来,躺在地上他感觉回到了母亲的子宫,安全,温暖。
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好多人在窃窃私语。
有的人甚至在偷笑。有的人挺正义,劝说着,不要打,不要打,有话慢慢说,有什么事要这样大惊小怪的。
男人的愤怒好象从未有停息的可能的,他用皮鞋的尖拼命往小林头上踢。
小林哎哎大叫。
男人更来气,他想到了小林与他女人做爱的呻吟。
女人哭喊着来了,她拔开人群,用身体护住小林,哭着喊:求求你,别打了,别打了!
男人一见女人还护着她的情人,更是怒火中烧,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了,两只手拼命的煽女人的耳光,一边煽,一边骂着:该死的婊子!
男人有些打累了,满足的走了。
小林与女人一起躺在地上。一对苦命的鸳鸯。

5

小林走的那天。站在夜色中的路灯下等女人来。说好了,见最后一面,然后小林要到城市里去找活计,城市里的霓虹灯很象燃烧的诗歌。

女人被男人反锁在家里。女人是在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后被男人锁在家里的,女人躺在床上象一具干枯的尸体。

女人躺在床上疼的起不来。她想到了第一次见小林的情景。他害羞的象个小姑娘。她第一次听一个男人为自己读诗。诗歌,那是她曾经的梦。

小林在路灯下站了很久,如路边的那株野草一样站了很久。

小林觉得没有什么比失去爱的人更痛苦的事了。

小林觉得如果躺在地上一定是很好的滋味。

小林躺在路边的野草里。野草里有许许多多自由的虫子。小林竟然笑了。

小林到了那个城市以后,发现,璀璨的霓虹灯不过是虚幻的灯罢了,怎么可能有诗歌?他看到那么多滑稽的城里人,骨子里没什么货色,却总以为自己了不起。

小林在一个子夜,他想躺进地里去,镶进地里去,只有在地里才是安全的。小林走到了城市铁路边,他趴在铁轨上,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更彻底的镶进泥土。

6

路人甲:听说小林的母亲疯了。
路人乙:可怜的一家。
路人甲:没想到一个不怕死的人连活着都怕。
路人乙:不是不怕死,估计是心如死灰,然后什么也不怕了。
路人甲:哎,可怜的心啊……
路人乙:哎,可怜的心啊……

共 196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爱到深处注定会留下彻骨的痛,小林和女人也许他们是真正的相爱,可是这个社会容不下他们,从一开始他们的爱情就风雨飘摇,女人有家有孩子有丈夫,尽管这个丈夫有种种的恶习,可是他给她钱,或许这才是女人不想离家的真正原因,而小林出了有爱还有什么呢,这个社会很现实的,钱不是万能,但是没钱确是万万不能的。对于这样的结果应该是情理之中的。【编辑:红荆】
1 楼 文友: 2010-04-22 14:46:1 这个社会很现实的,钱不是万能,但是没钱确是万万不能的。
2 楼 文友: 2010-04-24 19:59:25 看后一直在想,爱到尽头究竟是什么?是不再爱了,还是没有爱了?现实的世界里是否还有真正的纯粹的爱呢? 随和而不随顺;随意而不随便。
 楼 文友: 2010-04-24 20:19: 0 故事很不错,大有可挖掘之处。作者的文字也简练。
个人感觉,稍欠丰满,若能再充实点,展开些,效果会更好。
问好雾海,我们共同的江山文学! 据说,看过偶滴文章并能留下评论滴人,会被幸运女神眷顾……tel:1865 2820 ,QQ:69168 05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
热淋清颗粒女人可以吃吗
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
小儿中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