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圣脉 第一百六十章 叶振的父亲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2:09:27

圣脉 第一百六十章 叶振的父亲

这厮探出感知线扫向了六枚铜钱,身子一震,感觉到五枚正面朝上的铜钱上带着一丝丝杀气。而背面朝外的那一枚却是给人一种痞极泰来的舒服感觉。

再一扫,这六枚铜钱绝对是普通铜金属铸造的,并不是兵具之流。

怎么回事?好像自己的感知线能通过铜钱感觉到吉凶似的,这它吗滴也太牛逼了吧?如果自己去作神棍,岂不是张神算都得下岗了?

叶君天心里暗自偷笑着。

“嗯,虽说好事多磨,但是,逢凶能化吉。可以去。”张神算半眯上了眼掐指几算之后说道。

“呵呵,我也看出来了。”叶君天突然神秘一笑。

“你看出来啦,不可能。”张神算双眼猛地儿睁开了,一幅根本就不信模样。

“五枚都代表凶兆,但是,逢凶化吉应该是应在了指向南边的那枚背面朝上的铜钱上。我讲得可对?”叶君天笑问道。

再一看张神算,那表情居然僵硬了。

“怎么,我讲得不对吗?”叶君天问道。

“唉,对了。不过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张神算不服气啊。

“呵呵,这是本人的秘密,不可说不可说。”叶君天摇头。

“这一百枚给你,你告诉我原因。”张神算把叶君天先前给的费用抛了过来。

“我这个秘密收费较高。”叶君天神秘一笑。

“要多少?”张神算问道。

“来个一万枚吧。”叶君天说道,张神算表情相当的猾稽,老眼瞪得快有铜铃大了。冷冷哼道,“你耍我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这个价码,童叟无欺。”叶君天心里痛快着啊,把老家伙刚才勒索自己的话全还给了他。

“不说拉倒,估计是给你撞上的。”张神算转尔说道。

“下回还得撞上。”叶君天说道。

“再撞上的话我收摊走人。”张神算貌似跟叶君天昴上了。

“那是你说的。”叶君天哼。

“当然,我讲话算数。”张神算哼,“等你回来遇上卜卦的我叫你过来。还能‘撞中’。天大的笑话。”

“唉。到时抄了你摊子我于心不忍。”叶君天干笑了一声。

“抄,你狠狠的抄。”张神算哼哼。

刚到马场买了匹马,这时,身后传来叶振的声音道。“君兄,你等一等。”

“振哥。有什么吗?”叶君天转头看着他。

“反正没事儿干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这个,太危险了。叶包可就是个例证的。”叶君天摇了摇头。

“前次那东西更危险。可是君兄救了我。”叶振摇了摇头,说道。“我已经把200点全换了,这是避毒丹。给你两颗。”

“这丹我收下了,你人就不用去了。你要相信我。一定会摆平的。”叶君天说道。

“没事,我也想去磨砺一下。你也看到了。叶光辉多嚣张,他也仅仅比我高出一阶罢了。还有,叶象多可气。咱们俩可是堂兄弟关系。唉。有些事,估计君兄你也能琢磨到什么了。”叶振叹了口气。

“嗯,振哥你好像在候爷府诸多不顺。”叶君天点了点头,两人骑上了马往城外而去,因为,西马山离青州城还有半天脚程的。

“不瞒君哥,我是名不正言不顺。表面上我是候爷府孙子一辈少爷层次的人。其实,在叶象他们这些自诩为正宗谪孙的家伙眼中我狗屁不是。就因为我的母亲没得到过候爷府正式认可。”叶振脸上黑气环绕。

“私生的?”叶君天恍悟。

“嗯,我父亲在外留的种。其实,当初是我父亲叶九阳身中奇毒。

我妈用身体救了他的,因为,我妈可是阴血之体。而当时父亲中的却是刚阳之毒。如果没有我妈献身,老爸早就挂了,候爷那将痛失爱子。

当年父亲说是回府后会正式向候爷提出来的。不过,后来居然发生了变故。”叶振有些愤怒表情。

“你父亲变卦啦?”叶君天问道。

“那倒没有,我爸还是个有良心的人。只不过老爸在青州四大候爷府大比中居然受了重伤,从此后一撅不振。青州有四大候,拱北候、南钧候、东亭候,再加上咱们的西楼候。

每二年都会在固定的时间里四大候爷府圈内大比。其实,这是有说词的。

据说是四大候暗中都不服对方。因此,每二年的内比其实就是四大候爷府排位赛,是重新洗牌的机会。

虽说这些都没成为正式的公文,但是,青州王府却是很看重这个的。

每二年都会重新调换一下分配给四大候爷府的资源。比如,血矿、土地、药山、商业街等。

而重新分配的标准就是四大候爷府内比的排位名次。因此,四大府都昴足了劲头的。

前次咱们府就是垫底名次。而分配到手的资源整整缩水了四成左右,差点气死了老候爷。

因此,候爷要发奋图强。这二年内搜罗的英才数量也多了起来。

只不过你在动人家也在动,另外三家也不是吃素的。所以,下一届排位如何难说了。

而且,我听说下一届更有搞头。具体什么搞头我也不清楚。

只不过,相当年,我家老头子也是一个惊才艳艳之辈。

十五岁就突破到了地武一品,跟叶光辉的天份差不多。

只不过老头子受伤也有些奇巧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奇巧,难不成是遭了暗算不成?”叶君天有些讶然。感觉这候爷府中之水是越来越深了。如果连候爷之子都会遭到暗算,那自己一个支脉族人进府那就更危险了。

“很有可能,只不过没有证据。父亲在擂台上突然失力了。因此,自从他受伤后,他这一系身份地位从此后一落千丈。以前是天才,现在是废材。候爷生下的子女可是不在少数,没受伤前老爸完全可以排进候爷众多子女的前三强之中。除了长子叶文跟九子叶飘外,父亲这个候爷府的第三子就是第三强了。倒是名至实归的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那现在你父亲的位置给谁代替了?”叶君天问道。

“候爷次子叶伯东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作为候爷第二子,以前一直被你父亲的天才强势压着,心理肯定不平衡的。这事儿会不会跟叶伯东有关系?”叶君天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。

候府之家子孙争权的事没少发生过。这事在帝王之家是最常见的事了。不然。也不会出现李世民城门杀兄夺帝的事了。

“父亲也怀疑过。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。只不过当年比赛前一天晚上父亲正跟盖河喝酒。而叶伯东跟盖河关系也不错。但是,当天晚上叶伯东并不在场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盖河,难道就是以前的青州第一豪门盖家不成?”叶君天问道。

“没错,盖河就是现在的青州盖家掌舵人。以前的青州王盖天豪的亲弟弟。只不过家道全落了。盖家全没了。现在连青州豪门三流圈都挤不进去了。不过,老头子跟盖河相当的投缘。受伤后老头子跟他的关系走得更近了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同是天涯沦落人吧。”叶君天说道。“不过,你父亲现在跌到什么境界了?”

“唉,羞于出口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连带着你在府中也受气。如果你父亲有着当年的气势在,哪个敢欺负你是不是?”叶君天说道。

“没错。父亲现在府中的地位不如候爷身前管家。”叶振一脸郁闷。

“放心,只要你能振作起来,替父增光。并且。以你的资质。估计不久就能达到叶光辉的地步。”叶君天拍了拍他肩膀。

“没错,我的目标就是候爷府前六天才。”叶振也给激起了雄心。

半天后两人到达了西马山。

“你看。王河那家伙还在山上修筑得有工事。只有一条路能上山,另外三面都是陡直高达千米的悬崖。除非是天武强者可以直接飞上去。天武之下武者要攀爬上去有难度。”叶振指着山上说道。

“有难度并不等于爬不上去,虽说悬崖高达千米。但是。对于地武强者来讲这也算不了什么。就是咱们要爬上去也能办到是不是?”叶君天问道。

“事不会那么简单,你不要忘了,王河可是用毒高手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倒是个问题,估计在另外三面布置得有大批的毒草毒药之类。一攀派的话绝对中毒。”叶君天说道。

“没错,王河把毒草种植在山的周围。而且,用毒手段五花八门的防不甚防。比如,毒跟岩石结合。毒融入泥土之中。还有,空气中挥发着毒气孔。因此,避毒丹并不能防备所有的毒。对于王河这种用毒高手,二阶的避毒丹效果不大。不然,三十个点数的任务,杀如此弱者,恐怕精英堂的年轻强者们早就哄抢走了。那还会轮到你来捡漏是不是?”叶振说道。

“王河估计对自己的毒很放心吧。”叶君天问道。

“当然,那家伙极为自信。除了正面有路这里修得有关口派有不少人守着外。另外三面基本上没有人看守。”叶振说道。

“咱们就爬上去。”叶君天冷笑一声。

“不可能,一爬就中毒。”叶振摇了摇头,紧皱起了眉头,转尔道,“叶左这个家伙根本上就是安排你来送死的。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了,你完不成这个任务也得死。”

“没错,反正都是死路,我得撞一下。所以,你不必去了,我一个人上山。”叶君天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昆山市千灯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仙游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防城港治疗妇科费用
江苏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岳阳治疗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